请勿站内转载

【别喻】别摸鱼(5)

前文:

(1)http://skewerrr.lofter.com/post/2e9264_cc695c

(2)http://skewerrr.lofter.com/post/2e9264_58b5022

(3)http://skewerrr.lofter.com/post/2e9264_9d06fa8

(4)http://skewerrr.lofter.com/post/2e9264_e0107ad

——————————————————————————


“刘小别,你在跟谁告白?”

刘小别脑子里一片空白地想妈诶怎么他也过来凑热闹了,这边的王杰希突然之间和老对手解锁了一百分的默契,把手机伸到了跪着的刘小别够不到的地方,远远地替喻文州看了一眼。

“天戟……天戟是谁?”

于是喻文州的表情也变得一片空白:“你在和天戟告白??”

王杰希:“哦?喻队也认识?”

刘小别:“我不是我没有队长你别瞎说!!!”

喻文州想了想刘小别惊人的手癌眼瘸加错窗,又想了想孤单寂寞人士的集散地寂寞夜倾情,觉得不管哪一个都最好不要让他的队长知道比较好。

本着保护刘小别的心态,喻文州顿了顿:“秘密。”

王杰希:“……”

 

 

由于刘小别在比赛里闯了大祸,王杰希开始思考怎么惩罚他。

刘小别安心地等着他做决定,因为反正已经被禁止了在日常训练的时候听歌以及和黄少天之流在小群里聊天玩游戏,他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

王杰希:“罚你夏休期去网游里和叶秋还有喻文州抢野图boss。”

刘小别:“?????!!!太狠了吧??队长求求您再给我一个机会吧我真的知道错了!!!”

 

 

赛季转眼就结束了,拗不过王杰希的刘小别被队长打包丢到了中草堂。

“别,安心去吧,微草上下今年就靠你养家了。”王杰希在他肩上拍了拍,“对了,你去打听一下蓝雨那边是怎么个意思,打算让哪个职业选手下场啊。”

“你刚才说了别,是让我别去的意思吗???”忘了自己叫啥的刘小别饱含期望地问,“你要不自己去问问喻队?如果他要亲自下去玩,我一个人也玩不过他啊。”

“这个,我做不到。”王杰希叹了口气,“去年夏休的时候黄少天来骚扰我打听情报,被我拉黑了。”

刘小别:“……”

“然后喻文州为了给黄少天报仇,把我拉黑了。”

刘小别:“………………”

喻文州好幼稚啊。

王杰希又眯着眼睛沉思了两秒,“哦,也有可能是黄少天偷偷上喻文州的账号把我拉黑了,然后喻文州觉得正合他意就没有追究吧。”

刘小别:“……………………………………”

这就对了!黄少天好幼稚啊!!!虽然不是第一天知道了!

“我蓝雨的好友就他们俩,现在全都拉黑了,你去问吧,顺便帮我问问卢瀚文愿意和我加好友吗?”王杰希说着看了看刘小别移到夜雨声烦名字上面的鼠标光标,又说,“你为什么不直接问问喻文州呢?我看你们俩关系蛮好的,还有小秘密了呢。”

刘小别懵了一下,小秘密?什么小秘密?还没反应过来QQ就收到了一条消息,是他和喻文州共同的小秘密先生给他发来的问候:“剑少,我暑假去B市玩,面基吗?”

刘小别本来准备反驳王杰希,看着天戟的话突然无法反驳了,只能飞快地回了一条:“面个jr啊!”

 

 

事实证明,找喻文州打听情报真的是非常愚蠢的行为。

在经过了长久的虚虚实实的试探之后,刘小别没打听到任何关于蓝溪阁的消息,唯一的收获是和喻文州点起了一个小火苗。

刘小别:“……”

更气的是,在刘小别打定主意放弃喻文州转而向黄少天下手的第二天晚上十一点多,喻文州主动给他发来了一条消息。

索克萨尔:续火ヾ(=・ω・=)o

飞刀剑:?????????????????????????????????

飞刀剑:我万万没有想到……你还有这种执着。

索克萨尔:不行吗?

喻文州沉默了片刻,发过来一张QQ首页的截图。刘小别扫了一眼,界面里有十几个置顶聊天,满页大大小小的火花。

飞刀剑:呵。呵。呵。

飞刀剑:联盟交际花。

飞刀剑:我明白了,我只是你一个可有可无的网友。

索克萨尔:你还是一个很好看透的对手。

飞刀剑:单押?????


-tbc-


今年可能陆陆续续把老坑都填上

别摸鱼:

澳大利亚下了一场暴雨
8592公里之外的中国
夜路的坑被填上了

【2017周翔大逃猜2】Jump Out The Window by 我真的是千山风

认领。(毫无意义的认领

周翔大逃猜主页:

1.


孙翔说:“我快要死了。”


 


与他对话的人一片沉默,似乎不给予一个应答就能让这个事实发生一点转变。可命运从来不会止步于这微渺而无声的抗议。孙翔觉得自己的心跳得很快,冰凉的手指微微发抖,却不知道该抓住点什么,他咽了口唾沫,又重复了一遍:“喂,我快要死了。”


他听到耳边传来一枪穿云的呼吸声,像是一声叹息,又像是在将极力压抑着的情绪尽量平稳地混在呼吸中吐露出来,却还是没有回答。


孙翔想了想,又说:“你要好好活着,带着我的份,好好活着。”


他抬起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声音有点哽咽。


“好好活着,还有,别忘了我。”


这句话讲完,他面前的最后一扇门被推开,他听见了两声枪响,然后游戏视角变成了一片灰白。


 


周泽楷深深地吐完一口气,终于把那股能逼得一向不善言辞的他都想破口大骂的怒火压了下去,只冷冷地说了一句:“你不会跳窗户走吗?傻逼。”


 


孙翔刚下好游戏,第一次玩就感受到了来自双排队友冬天般的寒冷。他不会跳伞,和队友的落点中间隔了道海,进了房什么都没来得及捡就被人逼到了房间角落,他慌不择路地关上门,开了队内语音叫队友快来救他。


山的那边海的那边的周泽楷:“……”


 


孙翔被骂了傻逼,心态有点崩,一边想着“哦原来窗户是能跳的”一边暗暗记了仇。


他暂时不敢双排了,自己单排玩了几把,确认已经达到了不会被队友骂的水平之后才又点了双排匹配。一边在准备大厅原地转圈儿一边随意地在队内语音里说了句你好。


对面沉默了好久,才像是有点害羞般低声回了一句你好,音色还有点好听。孙翔愣了两秒,总觉得这声音好像特别耳熟,再仔细回想了一下,脑子里开始回荡起相同音色对他骂出的一句“傻逼”。


孙翔看了一眼队友id,惊呆了,觉得自己有生之年从来都没有如此相信过命运。


他又排到了一枪穿云。


人生中的两次双排,他居然全都排到一枪穿云。


 


更让他惊呆的是,之前遇到的那一把他全程也没能和队友见一面,现在才发现一枪穿云居然是个窈窕的妖号。


去你妈的有点害羞还有点好听吧!


孙翔用看变态的目光重新审视了一枪穿云,感觉自己仿佛懂了什么。怪不得上一把遇见的时候他叫破喉咙一枪穿云也不肯理他,八成是装妹子不想暴露性别,直到最后他死在房间里才气急败坏地开麦骂了句傻逼。


孙翔一瞬间内心戏非常多。不过一枪穿云估计是已经忘记孙翔是谁了,简单答了句你好就安静地缩在了一个不会被人打到的角落等着上飞机。孙翔抱着一个隐忍的复仇者的心态,看着面前的一枪穿云小姑娘,冷笑了一声。


 


2.


周泽楷玩女号这件事情说来话长。


他室友吕泊远,是个游戏主播,自己一个人寂寞地单排了几天觉得没意思,于是给周泽楷一阵疯狂安利,拉着他一起玩。


周泽楷就注册了个号组他。


吕泊远看了一眼:“你把人物选成女的吧!不然我们两个老爷们吃鸡好特么凄凉啊!?”


周泽楷无奈地看了他一眼,用眼神表达了一下“你和一个妖号吃鸡就特么不凄凉了吗。”


吕泊远:“反正你也不讲话的,观众不会发现你是个妖号的!”


周泽楷:“……我玩游戏肯定要说话的。”


吕泊远:“……”


吕泊远:“我给你下个变声器。”


周泽楷:“…………………………………………???”


 


周泽楷开着变声器给吕泊远当了两天妹子,心理上实在难以接受,就把他甩开自己去找双排队友了,不过人物的性别一直懒得换回来,他也不是太在意这个,反正关掉变声器在游戏里一开口,性别就不是什么问题了。


周泽楷:而且男声玩女号会给人一种在替女朋友刷分的误解,比你找人开变声器高级多了科科。


失去了周泽楷这个队友于是正在疯狂恳求同宿舍的江波涛开变声器的吕泊远:“我仿佛听见周泽楷在心里骂我。”


并不想开变声器的江波涛:“你听错了吧!是我在心里骂你!”


 


孙翔打游戏上手很快,早就不会再在跳伞上出状况了,两个人落在Y城相邻的两座小房子里,孙翔轻车熟路地拿到了枪,从瞄准器里看了看对面楼窗前的一枪穿云。


一枪穿云也发现了孙翔在瞄他,在语音里轻声说了句:“是我。”


孙翔一言不发,瞄准了他的头。


一枪穿云这才感觉到不对劲,“?你干什……”


砰。


跪在地上的一枪穿云震惊地又看了一眼队友的id,后知后觉地发现似乎有点眼熟,哦,是今天早些时候排到的那个傻逼。


周泽楷啼笑皆非。


 


孙翔报了一句傻逼之仇,又不准备放弃这一场的名次,跳下窗户跑进对面楼里拉他。周泽楷跪在他面前火冒三丈,想转过去又觉得这体(河蟹)位更不对劲了,只能侧过身跪着。


这是他最后的倔强。


孙翔在他面前架了枪,问他:“还敢不敢随便骂人了?”


周泽楷:“……”


孙翔:“以后对队友温柔一点,知道吗?有的人第一次玩,你这么冷酷会让对方心灰意冷放弃这个游戏的。”


周泽楷:“……嗯。”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啥要嗯,虽然心里想着你他妈第一次玩为什么要双排,然而大概是一贯以来的性格使然,孙翔趾高气扬地说教完他就下意识顺从地嗯了一声。操。


孙翔特别满意,把他拉起来了,还丢了两个急救包给他。


周泽楷:“……”


也不想放弃名次的周泽楷,屈辱地捡起了急救包。


 


真正一起玩之后孙翔才知道一枪穿云有多厉害,并且非常敬佩不计前嫌把一枪穿云拉起来了的自己。


一枪穿云带着他一路杀进决赛圈,圈里仅剩下最后一个位置不明的小队,孙翔被人打了两枪,终于确定了开枪的人的方位,一枪穿云没来得及赶过来,他就被对方补死了,“他们两个人都在NE……看你的了。”


周泽楷架了枪:“嗯。”


 


然后他们就吃鸡了。


 


孙翔盯着名次页面愣了好半天。


 


“……哎,”孙翔说,“我第一次吃到鸡。”


一枪穿云说:“嗯。”


孙翔摸不透这个嗯是什么意思,一枪穿云是真的话很少,所以一个简单的嗯里也就带了很多的意思,如果说当时他跪在地上的嗯可以翻译为“嗯,操(河蟹)你(河蟹)妈”,而之后在决赛圈的那个嗯可以翻译为“嗯,相信我”的话,这个嗯就让人难以接话了。他沉默了一下,于是一枪穿云也跟着他一起沉默着,不过孙翔看他过了一会儿也没有返回大厅的打算,又从这片诡异的沉默中汲取到了一点勇气,“那个,我们再排一把?”


一枪穿云说:“好。”


孙翔小小地松了口气,“我加你。”


 


3.


杜明凌晨三点半在外面浪够了翻窗户潜伏回宿舍,推开门被孙翔电脑显示屏发出的幽幽蓝光吓了一跳:“你怎么还没睡!?”


孙翔百忙之中抽空瞥了他一眼:“吃鸡。”


有点蹊跷。孙翔这个养生朋克已经很久没有熬夜到一点之后过了,他一般玩到十二点就无精打采,号称十二点半不睡就头疼,如今一点都看不出来有头疼的征兆,盯着电脑屏幕兴奋得两眼放光。


杜明走过去朝他的屏幕看了一眼,懂了:“……哦!妹子!”


“不是!”孙翔说,“是个汉子。”


杜明:???


 


杜明开始重新审视孙翔。


孙翔被他盯得很不自在,一抬手把语音关掉了,“你干嘛?”


杜明:“男的?玩女号??”


孙翔说:“那怎么了,要不是我的尊严不允许我这么做,我也想玩个女号,然后脱(河蟹)光了每天让她在草丛里爬来爬去,多么赏心悦目。”


杜明翻了个白眼。


孙翔为了证明这确实是一件非常让人赏心悦目的事,特意转了转视角给杜明看了一眼正在他旁边爬的一枪穿云。


杜明意味深长地看着他:“那你看他脱(河蟹)光了吗?”


“嗯……”孙翔又看了两眼,脑子里模模糊糊地出现了另一个想法,“卧槽。”


孙翔开始重新审视一枪穿云。


 


重新审视的结果就是,一枪穿云的一举一动都在孙翔眼里被冠以了一丝变(河蟹)态的气息。


周泽楷捡到了空投枪,换掉了身上的一把满配scar,随手丢给了只有一把枪的孙翔。


孙翔:卧槽,他想撩我。


周泽楷在汽车面前回想起了前几把孙翔一路滚下山坡的恐惧,抢先进了驾驶位:“我开吧。”


孙翔:卧槽,他想撩我。


周泽楷侧身把被打得只剩下一丝血的孙翔让进房门,抬手把对面山头上的敌人一枪爆头。


孙翔:卧槽……妈的一枪穿云太撩了!!!!!!!!!!!!!!!!!!!!!!!!!!


 


对孙翔此刻想法一无所知的周泽楷玩到快五点终于困了,他也很少通宵打游戏,只是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越玩越兴奋,每次都想着这是最后一把了,却每次都舍不得说到此为止。


“你困了吗?”周泽楷问。


“啊……有点。”孙翔看了一眼时间,吓了一跳,“五点了???”


“嗯。”


“那……那要不我们去睡觉?”孙翔说完又感觉哪里不太对,“我们……我们各自去睡觉?”然而改口之后又觉得自己仿佛一个神经病,“……………………我去睡觉了!”


“嗯。”周泽楷又应了一声,却还是没有回大厅。


孙翔等了一会儿,觉得一枪穿云是不会主动开这个口了,“要不……要不我们QQ加一下?方便改天约。”


周泽楷还是说:“嗯。”


不过孙翔觉得他这一次嗯得可快了。


 


两个人把QQ微信YY乱七八糟能加的东西都加了个好友。孙翔加完才发现一枪穿云居然都大四了,比他还大两岁。可能对方实在是腼腆过头,除了开枪的瞬间特别帅之外,其他时候孙翔总觉得自己是带着个小弟弟在玩。


和一枪穿云互道了晚安之后,孙翔躺在床上开始疯狂翻人家的朋友圈和QQ空间,甚至还扒出了人家的真名叫周泽楷,而且非常有缘分地和自己在一个省读大学。


视奸结束之后他查看了一下自己空间的访问记录,没有一点周泽楷的痕迹,哇靠都不看一眼的吗!这么冷酷!!!空间相册里放满自己英俊自拍的孙翔不满地想道。


仗着有QQ黄钻可以隐身访问空间正疯狂视奸的周泽楷:卧槽,这太傻了吧这自拍。好好一个小伙子,卧槽。


 


4.


吕泊远拉着周泽楷的衣角疯狂哀求:“来跟我们开黑吧!!!寝室四人!就差你一个了!!!”


周泽楷把衣角从他手里默默地抽出来,“有队友了。”


“固定队友???”吕泊远不可置信,“就你还能找到固定队友????”


同寝室的方明华跟在他后面不可置信,“你还能找到固定队友???你不是要么就不说话要么开口就骂人家傻逼么?????”


周泽楷:“……”


江波涛递过来一个看穿了一切的眼神,替周泽楷解了个围,“泊远你直播吗?”


“直播啊。”吕泊远说。


“那我们不能四个人一起玩啊。”江波涛笑道,“小周是你前女友,我是你现女友,这还能一起开黑也太玄幻了吧。”


吕泊远:“…………………………………………………………………………你说得很有道理。”


 


吕泊远带着好哥们儿和现女友开黑去了。前女友周泽楷无所事事地刷了会儿网页,算算时间差不多到了孙翔该起床的点,就点开了孙翔的聊天窗口等着。很快孙翔一条消息发了过来:“早啊。”


这个人就是都睡到下午了也敢理直气壮地说早。


周泽楷:“早。”


孙翔:“上游戏?”


孙翔:“哎,等会儿我叫个外卖。”


孙翔:“妈的仔细一想我已经一个星期没出过门了!都是你耽误了我的现充生活!”


周泽楷:“我也没出门。”


“哎,也是。”孙翔点好了外卖,打开游戏,“我们两个就互相耽误吧。”


周泽楷保了研,大四整天无所事事,而孙翔仗着自己不用听课也能混过期末考,学校的课基本上全都懒得去,他们专业大二的课也不是特别多,于是他们两个就连续一个礼拜昼夜不分打游戏,除了睡觉之外全都耗在一起,恨不得吃饭时间都开个直播,非常的相见恨晚。


杜明:非常的gay。


 


5.


孙翔和周泽楷玩到天亮才睡,睡到中午被梦惊醒。是真正意义上的惊醒,从床上一跃而起,意识还不怎么清醒,然而脑子里山崩地裂。


感觉自己有点头重脚轻,室友都不在,他自己迷迷糊糊地爬起来泡面,心脏还在狂跳。手机突然响了一声,是周泽楷发来的消息:“昨晚做梦都在跑毒……”


孙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孙翔没敢和周泽楷分享自己的梦境。


他梦到自己和周泽楷穿越进了游戏的世界里,在房间里找到了枪却像卡了bug一样怎么也捡不起来,门外响起了停车的声音,正在手足无措的时候突然接收到了像是系统提示一样的消息,告诉他只要与周泽楷接吻就能获得一把满配AKM。


孙翔:这他妈完全变成另一种游戏了啊!?


然而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梦境里真实的被逼到绝境的感觉比游戏视角更让人慌乱,孙翔一把按住身边的周泽楷的肩把他压到墙上,不管不顾地胡乱吻了下去。


太真实了。孙翔作为一个从来没有谈过女朋友的19岁小处(河蟹)男,梦中的软绵绵的触感简直太真实了。


最要命的是,面前的周泽楷并不是他每天都会面对的游戏默认脸,而是周泽楷的真实样貌。他见过几张周泽楷的照片,对他的样子大致有点概念,帅得一批,不过比自己差点。


然而梦中眼前的面孔简直不合常理的生动,他可以看见周泽楷有点颤抖的睫毛,可以看见他眉毛里小小的痣,也可以看见他瞳孔中央满脸通红的自己。


他都没有反应过来自己手里已经多了一把AKM。


不过看来这个提示是对两个人都有效的,周泽楷被他亲到的一瞬间也拿到了枪。门从身后被推开的时候孙翔还晕乎乎地整个人压在周泽楷身上,周泽楷被他抵在墙上吻着,视线里被孙翔放大的脸挡了个严实,但至少没有像他一样吻得失去理智,堪堪从孙翔腋下探出手凭感觉朝推开门闯进来的敌人开了枪。


孙翔被枪声吓得一激灵,赶紧放开周泽楷转头朝门口看了一眼。


周泽楷说:“死了。”


“嗯。”孙翔尴尬得不敢看他,目光在所在的卧室里来回游移,“那接着搜……?”


这句话刚说完,他收到了新的系统提示,只要他在这间房间里和周泽楷上(河蟹)床,就可以获得一身三(河蟹)级防具。


孙翔:………………………………………………………………


 


周泽楷又发来了一条QQ:“吃鸡?”


孙翔:“今天不玩了!!!!!!!!!!!!!!!!!!!!!!!!!!!!”


 


孙翔给杜明疯狂弹窗:“完了!!!!!!!!!我被周泽楷掰弯了!!!!!!!!!!!!!!!”


杜明:“?我在陪唐柔学妹逛街嘻嘻嘻。”


杜明:“他跟你告白了?”


孙翔:“没有!”


杜明:“他撩你了?”


孙翔:“没有!”


杜明:“……那你是怎么被掰弯的?”


孙翔:“我做了个梦!!!!!我梦见我和他…………………………!!!!!你懂我意思吧!!!!(疯狂暗示.jpg)”


杜明:“……”


杜明:“兄dei!周泽楷何其无辜!你这是被你自己给掰弯了好吗!?”


 


孙翔不敢和周泽楷打游戏了。


他连游戏都不太敢上。吃完泡面之后他手痒自己单排了一把,然而走进房间就想起梦中自己把周泽楷推到墙上的场景,想起周泽楷被他吻得呼吸急促却在开枪的一瞬间眼眸清明得摄人心魄的样子。


他更不愿意想起来的是,在梦里他收到第二条系统提示之后,本来是想要按照他把周泽楷摁墙上的节奏继续把周泽楷摁床上的。


可周泽楷一个转身挣开了他,扳着他的肩膀动作行云流水地把他脸朝下按在了床上,一条腿的膝盖压在他的后腰上,一只手把他的两个手腕牢牢桎梏在头顶。


孙翔挣扎了两下,感觉到周泽楷对他的压制纹丝不动,另一只手则慢慢探进了他的衣服。


孙翔:“我靠!!!!!!!!!!!!!!!!!!!!!!!!!!!!!!!!!!!!!!!!!!!!!!!”


虽然他梦见自己被周泽楷上了这件事不是游戏的错,但孙翔还是崩溃地卸载了游戏。


 


周泽楷不是很懂自己为什么突然被晾。孙翔说不想玩了,以他的性格也就绝不会再去追问发生了什么,只会默默把遗憾和不解压下去,顺从地在聊天框里打了一个“好。”


孙翔也不和他每天下午说早安了。


就好像他们之间只存在游戏里的关系,虽然两个人打游戏的过程中也会天南海北地讲很多话,也会聊自己生活里的事,但失去了游戏这一契机之后,周泽楷突然想不出还有什么理由去找他了。


 


不过孙翔是个发说说狂魔,周泽楷至少还可以给他点赞。


孙翔和杜明去市中心改善伙食,拍了一桌子吃的附带一张自己的自拍和一张杜明的丑照表情包发了空间,过了一会儿打开消息框看了一眼:周泽楷如花朵般妖艳地赞了我。


“噗——!!”孙翔嘴里的饭笑得差点喷出来,“这特么谁给他设置的啊!!!”


 


别猜了当然是吕泊远。


 


孙翔看着如花朵般妖艳的周泽楷笑了老半天,杜明忍了一会儿,没忍住,“你是不是好久都没有搭理过周泽楷了?”


“……啊。”


“你不是吧?”杜明说,“就因为那个梦?”


“你说得好轻描淡写啊!”孙翔说,“如果你有一天梦到我把你上了,你能一切如常地对待我吗???”


“……”杜明说,“你这个假设,很有冲击力。”


“是吧。”


“但是我悄悄跟你说,你不要告诉别人,”杜明说,“我前两天梦到唐柔学妹把我上了。你懂我意思吗,她,把我,上了,突然一掀裙子掏出胯下巨diao的那种。”


“………………………………………………”


“不过我仔细想了想觉得我竟然可以接受。”杜明接着说,“如果你连被对方上这种事情都觉得可以接受了的话,那你还是赶紧告白吧。这么拖着万一人家脾气上来了跟你绝交怎么办,毕竟人家什么都没做何其无辜,是你自己乱做梦。”


 


6.


孙翔又把吃鸡下载回来了。


因为他也想不出来除了约游戏之外还有什么理由主动联系周泽楷。


 


从孙翔怀疑周泽楷是个gay之后,他和周泽楷双排就总觉得随时会陷入一股微妙而诡异的氛围。而从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个gay之后,这种诡异变本加厉,已经尴尬到让他难以面对周泽楷了。


这一把天谴圈,两个人跑了两分钟堪堪卡进毒边,面前一片草地里不知道趴了几个,身后还有其他人跑上来的脚步声,两个人慌不择路地躲进路边厕所,听着外面此起彼伏的枪声。


“过来。”周泽楷枪口指着门说,“卡视角。”


虽然别人听不到队内语音,可周泽楷还是不由自主地把声音压低了,混着气音的语声带着低沉的共鸣,环境很嘈杂,孙翔却几乎能听到他缓慢而谨慎的呼吸。


厕所太小了,孙翔为了卡位整个人贴在周泽楷身边,紧张情境使然的心跳加快却无意带起了点别的情绪。


他不合时宜地又想起了梦中的小房间。


妈的。


 


孙翔突然打开门冲了出去。


“???”周泽楷震惊了,“你干什么?”


 


“我干什么???”孙翔悲愤地狂奔,一直奔到自己被乱枪打死,“我自杀!!!!!”


 


孙翔觉得自己可能是有病了。


幸好周泽楷也没有多问,回到大厅之后没什么波动地问了他一句:“还排吗。”


“嗯……”孙翔犹豫了一下,“要不我们俩去四排吧。”


他有点希望周泽楷能对自己的反常稍微询问一下。他不是个太能藏住心事的人,只要周泽楷表达出一点疑问,他就可以顺势给自己一个解脱。可周泽楷像是打定主意要装聋作哑到底,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说,转头就去开四排的房间了。


孙翔努力压了压心里的暴躁。


他把周泽楷一枪爆头、一局结束之后腆着脸求加好友、之后每天拉着周泽楷吃鸡、又在做了个梦之后突然不理他。


可周泽楷没有任何疑问,就好像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他都能冷静地接受。


他总觉得周泽楷看得出来,周泽楷什么都知道,却猜不出这个人到底在想什么。


 


7.


两个人四排进了准备大厅,孙翔开了队内语音喂了两声。


“哎,能听到。”其中一个匹配到的队友应道,“咦?一枪穿云……我怎么觉得这个名字有点眼熟啊?”


周泽楷背后的汗毛悄悄地竖了起来,想起自己和孙翔灾难性的第二次双排,在心里默默反思:这会不会也是个被我骂过傻逼的仇人啊???


“哦!!!”那个队友紧接着又说了一句,“你是那个游戏主播云山乱的对象!!!”


周泽楷:“………………………………”


孙翔:“………………………………………………………………………………………………”


 


孙翔也是听说那个叫云山乱的小主播的。


所以他的省略号才这么长!!!因为那个云山乱是个男的!!!!!!


周泽楷居然是云山乱的对象!!!!!!!!!!!!!!


卧槽!!!!!!!!!!!!!!!!!!!!!!!!!


 


周泽楷当机立断地打开了语音:“不是!”


队友改了个口:“哦,前对象。”


队友:“等等,你这个声音……”


周泽楷:“我是男的!”


队友:“啊????????????”


队友:“卧槽。”


队友:“那云山乱他……”


队友:“他知道吗?”


周泽楷:“知道。”


周泽楷:“……等等!不对!”


周泽楷:“孙翔!”


孙翔退队了。


 


周泽楷吓得连QQ都来不及发了,直接一个电话打给了孙翔,张口就说,“你听我解释。”


孙翔一听这话都笑出了声,“……那你解释吧。”


周泽楷辨认了一下,感觉孙翔的语气里没有带什么不好的情绪。他突然有点懵,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紧张得有违常理,又隐约地意识到,孙翔可能就是故意在引诱他紧张地打来这个电话。


可电话打都打了,周泽楷硬着头皮说:“……云山乱,是我室友。”


孙翔没说话。他顿了顿,又继续解释,“他开直播,想让我假装他……”


“行了,”孙翔打断他说,“我大概可以猜到。我不是想听你解释这个。”


 


周泽楷的不安更加强烈了。


孙翔一字一句地在电话另一端问道:“你不准备解释一下你为什么这么紧张地给我打这个电话吗?”


“你不准备解释一下你既然这么紧张,为什么在我之前表现出各种异状的时候,又故意装作看不出来呢?”


“周泽楷,”孙翔深吸了一口气,“你既然也喜欢我,为什么要忍着,看我一个人在这里忐忑呢?”


 


周泽楷下意识地说:“我没有。”


孙翔冷笑了一声。


孙翔并不是观察力差,他平时神经粗所以很多事情都注意不到,可是真正留心过的事情,就算没有戏也会被他强行看出一出大戏。


何况周泽楷也并不擅长掩饰自己。


他的那句“我没有”,声音已经抖得不成样子了。


 


“周泽楷,”孙翔说,“你能说出来吗?你能告诉我你他妈到底在想什么,而不是让我在每次都忐忑得要死地瞎猜吗?”


周泽楷从来没有这么憎恨自己的不善言辞。他焦急地遣词造句,生怕伤害了孙翔,也生怕孙翔误解了他已经饱满得快要溢出的情绪,“对不起。”他用发抖的声音说,“是我太害怕了。


“我怕误解你。也怕做错了选择就失去你。


“我怕面对自己。


“我怕我不能承受接下来的一切,也怕你不能承受。


“我怕我们两个都无路可走。”


 


吃鸡大佬周泽楷,手比枪口稳,情绪比手更稳,一个人迎面碰上四人小队都能面不改色。可没人知道他在现实中有着截然相反的个性,也没人知道他状似冷漠的腼腆之下藏匿着的恐惧。


他不擅长质疑,不擅长否认。内心说着操(河蟹)你(河蟹)妈,口中却只是温顺的“嗯”。


可孙翔突然出现,不辨方向、不得章法,横冲直撞地把他小心保护的弱点撞得稀碎。


他怕的就是这个,却又隐隐地有点期待。他固守着无路可走的念头,却偷偷地开始确定,孙翔会给他开辟出一条路来。


 


孙翔说:“那你不会跳窗户走吗?傻逼。”


孙翔的一句傻逼劈得他眼冒金星。把他深刻在性格中,深埋在外表之下的内敛、顺从、优柔寡断劈得粉碎,翻出他一贯用以掩盖和保护自己的泥土,触目惊心地横尸在光天化日下。周泽楷感觉自己的眼眶一瞬间热了,像是个久居黑暗牢笼中的人突然见到阳光,那阳光霸道得让人战栗。一种鲜有的强烈冲动突然淹没了他,他心里充斥着自己都陌生的狂喜,想要大喊,想要奔跑,想要无所顾忌地放肆一次。


想要得到孙翔。想奋不顾身地拥抱他,想吻他。


这是他一直狠狠压抑着的,不敢认清、也不敢思考的感情。


那些一直萦绕在心里的疑问,可以吗,值得吗,怎么做,会怎样,一瞬间全都烟消云散。他一脚踩在孙翔为他推开的窗户边缘,然后一跃而下。


 


太爽了。


 


8.


吕泊远下课回来开电脑看了一眼,暴走了:“周泽楷你干了什么???????????”


周泽楷:?


吕泊远:“我微博评论里怎么???妈的我都无法概括???说我是双性恋??骗婚渣男????和前男友分手之后找了无浪小姐姐填补内心的空虚??????啊????????”


周泽楷:!


他点开吕泊远的微博看了一眼,除了骂吕泊远的之外,还有一排整齐的“心疼无浪小姐姐。”


无浪小姐姐在床上笑到床震,“不用急,还是有救的,如果我现在出来承认性别,他们心疼的应该就是你了吧,接连两次被女装大佬欺骗感情……”


吕泊远无力地摆了摆手,“算了,直播先不开了,我就说主播处理感情纠纷去了吧。……四排吗我们?”


周泽楷:“不排。”


“又要和你的固定队友双排吗,”无浪小姐姐躺在床上说了一句,“你俩关系也太好了吧,什么时候奔现啊?”


“已经奔现了。”




end

我写完了:)

……嗯!

周翔大逃猜主页:


2017年周翔“大逃猜”活动(一宣)

    为庆祝2017年周泽楷、孙翔的生日,本主页特邀请了18位写手太太,共同企划了此次大逃猜活动。活动流程和相关要求如下:

   活动流程:

  1. 11月5日-11月23日,筹备阶段。

  2. 11月24日-12月02日,@周翔大逃猜主页 将每日匿名发送1-2篇活动文(每篇文的作者都披了马甲)。

  3. 12月3日-12月9日,考验眼力的时刻到了!主页将开放调查问卷,请各位小伙伴努!力!扒!马!甲!

  4. 12月11日,主页君公布问卷统计结果,评出各奖项。

 

    奖项设置

  1. 最佳演技奖(被猜中次数最少的作者。如有并列,抽两名送出奖品)

  2. 最受欢迎奖(得到❤最多的作品)

  3. “金酸梅”奖(被猜中次数最多的作者)

  4. 火眼金睛奖(猜中作品最多的小伙伴。如有并列,抽两名送出奖品)


    所有参与活动的写手和画手太太都有纪念品一份。

    最佳演技奖、最受欢迎奖、火眼金睛奖另设奖品。

    获得“金酸梅”奖的写手太太,请自觉开点文产出至少一篇周翔文作为福利。


    创作要求:  

  1. 题材不限,题目自拟

  2. 字数不少于3000字,不设上限,但请务必一发完结。

  3. 周翔不拆不逆,不带副CP。

  4. 结局不能BE。

  5. 请勿出现侮辱角色、抄袭等现象,如果有类似现象,主页君有权取消其活动资格。

  6. 参加创作活动的写手太太请勿参与竞猜。

 

我们很荣幸地邀请到了下列写手太太参加活动!!(排名按ID首字母音序)

 @Little little Alien 

 @查无此 

 @光合作用 

 @过涉灭顶 

 @进击的金角大王林黛玉 

 @老花菜 

 @麻辣香串儿 

 @麻吉甜 

 @脑洞收集站 

 @千岚 

 @青枫浦 

 @青峦风色 

 @楸吉尔 

 @苏云薰 

 @图个叶子啊啊啊!! 

 @云间烟火 

 @芝芝1202 

 @周_期为T 


同时,十分感谢下列画手太太为支持本活动,提供了画作授权!(排名按照ID首字母音序)

 @FN不賣魚肉 

 @hoki11 

 @ricooo 

 @阿池 

 @阿哉。 

 @白虹_天天向上 

 @持续载入中 

 @电子剑士 

 @森林木十一 


能聚集起这次活动真的十分不易,希望小伙伴们多多支持!任何好的想法,建议,可通过评论或私信的方式和主页君联系!我们的初心就是给这俩人过个热热闹闹的生日!

活动的后续进展也会在本主页公布,请小伙伴们多多关注~~

 

本活动的最终解释权归   @周翔大逃猜主页  所有





  

如果说我想把这个lft改用来记录雨洛有多可爱我会不会疯狂掉粉
但是雨洛真的好可爱啊。

……卧槽,舔得真的十分到位了。
也非常有幸认识你❤️改天一起回学校看看吧。

死线Deadline:

这是一个回忆向的、毫无逻辑的repo。)

暗搓搓 @麻辣香串儿 

昨天我们一干人等去面基,我终于见到了阔别多时的我的串爹,也终于拿到了作为工资的串爹的大作《校园七不思议》……串爹还给我了一个翔翔屁股鼠标垫特典!所以我现在是手腕底下垫着翔翔屁股在给串爹写repo。)

作为校对的我可能是最后一个见到这个本子的人了吧,对最后一页那个“夜雨阑珊”就是我……准确来说是两年前的我,那个时候还没有用乐乎,用的还是那时的QQ昵称之类的东西,那个时候我泡的妹子和现在泡的妹子还不是一个妹子呢……啊跑题了,咳咳,应该说如果让我对两年前校对这个本子的我说点什么的话,我一定会说:“你他妈的一定要好好学学怎么用Word啊!!!!!!!!!”

一翻开本子就看到自己垃圾校对的痕迹真的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啊!!!!!!!!!!串爹这个故事写的这么好都被我毁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对不起串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当年第一次用电脑看完这个故事的我,最深的感触就是,震惊。尤其我还是晚上看的,看完以后有一种松了一口气,但是又觉得心里很难受的感觉。七个怪谈,每一个的设计都精妙、完美,最后的结局完全出乎意料,讲真我一开始以为会是一个解开心结怨魂消失的大团圆结局,没想到居然这么虐心……但当时串串跟我解释,大概意思是两个相爱的人最后都死了,并且在死后也永远在一起了,所以是个HE……虽然觉得她在胡说八道但是完全没办法反驳……

其实在拿到本子之前我在电脑上也看过几遍了,每一次看都和第一次看的感觉一样,震惊、难过、又欣慰。今天终于看了一遍纸质版的,依然是这种心情。

我要再说一次,我串爹这个本子真的太棒了,对人物性格的把握、对场景和气氛的勾勒、对故事情节的设计和安排……都非常棒。最后解开谜题时让我觉得恍然大悟的同时又觉得心被狠狠揪住了……讲真串爹你咋不上天呢!!!!!!!!!!

其实除了这个同人文本身,这个故事也勾起了我的很多回忆。

因为这个故事中的“荣耀高中”很多设定都是我们的高中,比如楼梯操场玻璃走廊仪容镜男女厕所不同楼什么的……我还记得串串当年写这个故事还把自己吓得晚上放学不敢一个人下楼要我们陪着她……为当年的串点个蜡jpg.。

我和串串来自同一所高中,高二分文理的时候和她分在了同一个班,后来更是被我们的迷迷糊糊的班主任鼓捣成了前后位。

这件事我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很棒,能跟大触距离这么近诶,中午时不时一起出校门蹭网,晚上放学每天都一起蹭网。串串坐我前面的时候我总是能看见她抱着PAD或者手机什么的在码字,当时就觉得我串爹真是好厉害啊好崇拜串串这种会写文的太太啊。那会儿的我虽然也在写东西,但是没有手机的我只能拿着笔和本写着班里男孩子的有爱的日常,还特么的是流水账……(想想那会儿也是很迷了,在一个网络和同人发达的时代,我还在用纸笔写着原创,而且还被传看……也是666)

我还记得大一的时候老师要求做presentation,一般都是介绍书籍或者电影,我当时准备的是串爹的七不思议(虽然最后没有轮到我),很认真地在网上找能和七大怪谈对应的图片(仪容镜和冯校长的雕像因为实在找不到合适的图片还自己实地在大学校园里取景拍摄来着),因为是英语专业,还翻译了几个我非常喜欢的段落,可惜刚才找了一下,我做的那个PPT 已经被我手滑删掉了(大哭)。

可能是因为我初高中都在同一所中学,所以六年的求学经历让我对我中学母校印象非常深刻,本来是觉得,如果想念学校了就看看串串写的七不思议吧,但是看完以后感觉更想要自己回去看看,亲自感受一下本子里写的让翔翔遭遇鬼打墙的楼道、让小周恐高的玻璃走廊、不在同一层的男女厕所、教学楼门口立着的仪容镜、响着篮球声的操场,在阴暗角落里的器械室……

上了大学以后也是在串爹的影响下开始好好地写文并且发表在乐乎这个平台上。看着自己的脑洞能最终付诸成实体的文字并且能有人喜欢的感觉真的太好了。虽然感觉一把年纪了才入住LOFTER有点那啥……但做了就比没做强不是吗!

……Emmmmmm……所以这其实是一篇充满回忆的repo……我一定要再吹吹我串爹!美貌有才!脑洞大文笔好!思维跳脱逻辑缜密!《校园七不思议》超级棒!你儿子永远是你儿子!(什么)

总之,能get到这个本子真的太好了,能在高二遇到串串真的太好了【比心】

北极组TB店铺再开

旧年:

北极组北极了快一年多……你们的懒人店主终于爬上来了……


不会告诉你们是因为店主要搬家的原因……




具体有什么大家看店铺地址:【北极组】←点一下




更具体有什么的看CP20摊宣,上面写的基本都有:【CP20摊宣】←点一下




CP很杂,双安有,周翔有,叶王的【挂件】有,十分推荐翔翔的屁屁垫,手感超丰富2333光亮有,混在一堆全职中瑟瑟发抖2333


店里没有的,就是店主太懒,懒得开链接,有需要的还是老规矩,评论喊一声【店主出来——】然后说要什么,店主再上链接…………


店里有的,自行拍下,然后如果邮费发生重叠,先别付款,敲店主或者评论老规矩,改价之后再付款……


偏远地区的小伙伴记得同上喊店主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补邮谢谢谢谢。

© 麻辣香串儿 | Powered by LOFTER